理想的政策与执行的现实
2020-06-25 11:31:48
  • 0
  • 0
  • 1

来源: 西西弗评论 

文/老C

1、

因弗洛伊德被警察锁喉去世引发的美国动荡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了。美国的各路政客也提出了各种解决方案,从禁止警察锁喉,到削减警察的预算(Defund Police),甚至解散警察局 (Dismantle Police)

警察确实是一个挺招平民百姓恨的机构。打倒邪恶的美国警察,确实是一个振奋人心的口号。

然而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这些理想主义的政策真的能解决问题吗?我们来唠一唠。

针对美国黑人的种族歧视问题,左派和右派观点截然不同。

左派认为,黑人的不幸(低教育水平、高犯罪率、高入狱率)是因为黑人被歧视。

右派认为,黑人被歧视,是因为黑人自己不争气(低教育水平,高犯罪率)。

左右两派虽然在何为因何为果上争执不休。但其实两派对黑人面临的问题的看法是一致的。

黑人的单亲家庭比例远高于白人、教育水平低、犯罪率高、入狱率高、收入低、财产少。

问题大家都看的很清楚,但如何解决问题?什么样的政策能解决问题?

2、

美国说是一个大熔炉,但实际上,各个种族之间并没有完全融合到一起。大家各自居住在不同的地区。

这张图上,绿色点是白人,橙色是拉美裔,蓝色点是黑人,红色点是亚裔。可以看到,华盛顿的黑人和白人居住区泾渭分明。以市中心为界西部以白人居住为主,而东部则是黑人的天下。

说是一个大熔炉,但是黑人和白人的居住区,分的清清楚楚。

在学校的教育水平上,也是分得清清楚楚。美国学校打分是1分到10分,10分最好,1分最差

西部的白人区,学校基本上都是8-10分。而东部的黑人区,都是1-4分,其中大量的1-3分的学校。

犯罪率的数字也是非常清晰(深色是高犯罪率,浅色是低犯罪率)同样是华盛顿,美国的首都。西部分白人区的安全评分是最安全的地区之一,而东部的黑人区是最危险的地区。

黑人聚居区,意味着贫困、教育水平低、高犯罪率。

但抗议者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..... 减少警察的预算?减少警察的预算不会让治安进一步恶化吗?

对于黑人的教育问题,美国左派提出的方法是按种族比例分配公立大学的入学名额,给成绩差的黑人群体更优惠的录取条件。

这个原则上没有错,是照顾黑人群体。但是,更急需解决的是基础教育,是黑人区普遍的基础教育水平低下。

黑人聚居区的治安问题、教育问题,这些靠上街游行,靠打倒警察,靠黑命贵是解决不了的。

把给警察的预算分配给社区服务,分配给扶贫。听起来很好。但也解决不了现实问题。

解决问题,就得打破目前美国的公立教育资金完全靠本地税收解决的规则,强制性的拉平不同区域教育水平的差别,或者打破目前黑人区和白人区泾渭分明的现实。

这个就非常难了。用富裕区域的税收去支援穷困区域的公立教育,在美国的制度下很难大规模成体系执行。

3、

说了美国的不好,也说说我们自己的问题,讲讲东方大国的故事。

这个故事本来是基于真实情况的,但我做了改写。

在某行业,政府对企业有一个优惠政策。根据是否拿到这个政策,企业有两种生产方式。采用方式A,拿到优惠政策,额外成本是零。但如果采用方式A,没拿到优惠政策,额外成本是两个亿。企业也可以采用方式B,方式B,无论拿不拿得到优惠政策,企业都会有5000万的额外成本。

在过去,是审批制。前一年企业做申请,然后政府审批给不给这个优惠政策。

企业如果拿到了,就采用生产方式A。没拿到,就采用生产方式B,多花5000万。

企业政府之间相安无事。每年都提交审核,喝喝酒吃吃饭。每年都大概率能拿到,拿不到也认了。反正拿不到就用B方式,多点成本。

但中央发了一个文件,要减少审批制度,改审批为备案制。

于是,这个政策的执行部门说:以后没有审批了。企业前一年把材料给我备案。我也不审批了,先默认你有这个优惠政策。但是,如果事后我觉得你不符合要求,年底就可以追溯取消你的优惠政策。

企业一下子就傻眼了。备案制下,企业和薛定谔的猫一样,处于测不准状态。

过去决策很简单,根据审批结果决定生产方式。反正审批通过了,就能管一年,政府也不会出尔反尔。现在搞备案制,可能有政策也可能没有,企业怎么选择生产方式呢?

冒险选A?万一年底政策被取消,损失两个亿。

稳妥选B?白白浪费5000万。毕竟历史上是大概率能拿到的。

企业问政府,您看我这个情况到底能不能拿到政策?政府回答,现在不搞审批了,我也不知道呀,你自己看着办吧......

审批改备案,这是好政策,也是正确的方向。

但在某些具体执行中,反而增加了企业运营的不确定性,给企业很大的困难和麻烦。

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《民营企业的罗生门》。

中国企业、银行和政府之间的复杂的博弈关系,很难用谁黑谁白,谁好谁坏来描述。

4、

理想主义的政策,不一定能带来好的结果。备案制,也不一定在所有情况下,都比审批制更好。

在制定政策时,要充分考虑具体执行中的问题,以及什么是人民和企业真正的需求。

比如,对企业来说,监管方面要促进竞争公平,同时减少经营中的不确定性,是最根本的需求。如果审批制能最大程度上达到这个效果,也能算是一个好的制度。

另外,制定政策时,要充分听取基层的意见,多下基层调研,让听得见炮声的人做决策,不应该坐在办公室想当然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
极速快3 欢乐生肖 欢乐生肖 极速快乐8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官网 极速快乐十分 幸运飞艇官网 快乐赛车投注